企業門戶 | 五金新聞 | 五金行情 | 五金企業 | 五金産品 | 五金商機| 五金品牌 | 五金會展
您好,歡迎來到五金網! 請登錄免費注冊加入
成于工業化 敗于“去工業化” 制造業對國家崛起到底有多重要?
http://zhongte29613.cn 2019-08-15 16:46:32 瞭望智庫

  從上述數據可以看出,二戰前夕中國的工業實力無比孱弱,有限的工廠大多屬于紡織工業,而重工業幾乎為零,從小到鐵釘,大到飛機、坦克、戰艦基本依賴進口。當時的中國沒有自己的工業體系和國防工業,既無力保障國家安全,又無法支持國民經濟的持續發展,在弱肉強食的國際關系法則下,自然飽受欺淩,即便是中國的國家主權也被列強視為可以随意處分的對象。

  正是因為自1840年以來,因工業實力不如人而備受欺淩的百年國恥,促使以為首的*代領導集體對發展重工業有着極大的熱忱,即便是節衣縮食,忍饑挨餓也必須建立完善的工業體系,建立強大的國防工業——1949年,中國是一個滿目瘡痍、貧窮弱後的農業國,1976年,中國成為了擁有齊全工業體系和“兩彈一星”、核潛艇等*武器裝備的世界第六工業國。中國借此擺脫了積貧積弱的印象,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成為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獲得了與美國、蘇聯、英國、法國這些老牌國際強權平等對話的地位。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随着近幾十年來西方大張旗鼓地“去工業化”,以及東亞國家竭盡所能發展工業,使全球出現了“北美——西歐——東亞”三大工業中心,這導緻過去一國獨霸世界的時代一去不複返,在全球政治舞台上,東亞國家開始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國際政治格局也發生了從冷戰期間的“兩極對抗”,到後冷戰時代的“一超多強”,再到如今的“北美——西歐——東亞”三足鼎立時代——各個國家國際地位的變遷,說到底還是由工業實力所決定的。

  二、沒有強大的工業就沒有經濟的持續繁榮

  無“農”不穩,無“工”不強,無“商”不富。由于農業受制于相對有限的産出,在三個産業中,工業是真正具有強大造血功能的産業,對經濟的持續繁榮和社會穩定有着非同尋常的意義。

  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歐美經濟一落千丈,中國經濟異軍突起,已然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引擎,其根本就在于中國高速增長的工業實力。德國之所以能夠取得歐洲的領導權,特别是在歐債危機後,掌握了處分他國國家主權的權力,也是源于德國強大的工業實力。

  若沒有強大的工業,雖然可以依靠出售自然資源,風光一時,但無法風光一世。

  依靠出售本國資源,阿根廷在20世紀初就是比較富裕的國家。上世紀70年代又得益于日本經濟崛起,對原材料的大規模需求所孕育的一次大宗商品牛市——鐵礦石、石油、大豆的價格飛漲,支撐起了阿根廷的經濟繁榮,阿根廷甚至一度步入發達國家門檻,但随着日本對原材料需求的飽和以及日本“失落的二十年”,阿根廷的經濟随之遭受重創,加上民粹主義和國内政客的短視,使阿根廷成為全球唯二的,從發達國家“轉型”為發展中國家的笑柄(另一個是南非)。

  巴西對比起阿根廷而言也是難兄難弟,一方面因為資源出口受日本經濟發展形勢而跌宕起伏;另一方面開放市場化改革,使本國工業受到國外産品的嚴重沖擊,制造業在巴西國民經濟中的比例由上世紀80年代的29%,萎縮至現在的10%左右,使巴西永遠地喪失了搭載工業化末班車的機遇。

  三、西方衰弱在于“去工業化”

  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歐美發達國家逐步将淘汰的産能向第三世界國家轉移,一方面鑄就了亞洲四小龍的經濟奇迹,同時降低了本國因工業帶來的環境污染,失業人口則向服務業轉移,并大力發展“錢生錢”的金融業,創造了近乎于天文數字的虛拟經濟。

  西方國家的這些舉措曾經一度被視為明智之舉,甚至是很多國内經濟學者所無比推崇的,有的學者還獻計獻策要求中國效法。

  但事到如今,“去工業化”危害盡顯。

  作為曾經的日不落帝國,工業革命的發源地,曾經的全球霸主給予子孫們留下了異常雄厚的家底,雖然在數次敗家之後,依舊有羅爾斯·羅伊斯等一批技術底蘊深厚的老牌企業。

  但在倫敦金融城的燈紅酒綠之下,難掩英國工業衰敗的現實——作為建設全世界的*條鐵路的國家,居然無力更新自己的鐵路網絡,不得不求助于中國來建設高鐵;作為老牌工業強國,本國相當一部分通信網絡建設居然由中國的華為、中興等通信公司包辦,甚至連英國議會都采購華為的産品;作為曾經的世界霸主,居然在民用核電技術方面缺乏建樹,不得不求助于中國和法國的技術支持......

  當英國遭受金融危機和歐債風暴影響之時,英國前首相布萊爾曾向德國*默克爾詢問經濟成功的秘訣,默克爾悠悠地回答:“我們至少還在做東西。”

  作為曾經的世界工廠,美國也飽嘗“去工業化”的苦果,國民經濟在錢生錢的金融遊戲下,越玩越虛弱——在低端工業轉移到第三世界後,造血能力日益匮乏,完全是依靠美元霸權在全球吸血和一些高端工業在支撐。

  從工業轉移出來的人口則進入服務業,而作為吸納大量就業人口的服務業,也是分為高端服務業和低端服務業,前者主要包括金融、會計、法律、醫療、教育等需要專業知識的服務業崗位,收入較高,門檻也高,而且就業崗位較少;而低端服務業則大多不需要多高深的專業知識和技能,門檻低,但收入偏低。而社會的中間階層——藍領工人則在去工業化的過程中逐漸消亡,這一方面加速了美國社會貧富兩極分化,在社會各階級之間築起藩籬,激化了階級矛盾;另一方面導緻美國精神淪喪。

  曾幾何時,勤勞、勇敢、自信、自強等中國人擁有的優異品質,美國人同樣擁有——今天西方人感慨于中國高效率的基建能力和完善的基礎設施,和100年前歐洲人感慨美國用一年多時間就建成了帝國大廈如出一轍,正是這種精神使原本落後的美國成為世紀頭号工業強國。

  而随着“去工業化”,大批工人失業,而美國金融業者、會計師、律師、醫師的教育成本和門檻異常高,這些崗位的稀缺性和專業性造成子承父業内循環的情況非常普遍,階層流動趨于停滞。

  教育不再能改變普羅大衆的命運,對家庭而言也成為負投資,這直接導緻反智主義盛行,人口素質下滑,犯罪率飙升(美國人口占全世界5%,監獄中囚犯數量卻占全球囚犯總量的25%),進而又激化了國内種族問題、非法移民問題等潛藏的矛盾......

  在勤勞無法緻富,在教育無法改變人生命運的情況下,原本充滿正能量的美國精神,必然被奢靡主義、享樂文化、嘻哈文化所取代,使美國的精英階層可以世襲罔替,永遠高高在上,而平民階層隻能随波逐流,逐漸沉淪。

  正是“去工業化”對美國社會經濟帶來了巨大的傷害,為挽救美國的頹勢,奧巴馬着手大張旗鼓地搞“再工業化”——在第二任期的首份國情咨文中提出“讓美國成為新增就業和制造業的磁場”,鼓勵制造業回流,其目的就在于力争用強大的工業振興美國。

  而特朗普政府更是強力推動制造業回流美國計劃,甚至不惜使出胡蘿蔔加大棒的政策:要對以美國市場為主的海外制造企業和基地設在外國的美國公司征收高達35~45%的關稅和罰款,另一方面,對投資或回流美國的制造企業,聯邦、州、市、鎮政府在土地、稅收、公共設施服務等方面給予巨大的優惠,以撬動制造業回流美國,重塑美國制造業全球霸主的地位,削弱競争對手的實力。

  以史為鑒,堅定發展強大工業不動搖

  2011年,中國工業生産總值是美國的120%,是德國的346%,是日本的235%。讓西方政客更加心驚膽顫的是,2007年,中國工業産值才僅僅是美國工業産值的65%。

  正是因此,美國哪怕不顧自己在中東還沒填平的大坑,也要堅定不移地重返亞太,在經濟上試圖和美國在亞太的馬仔達成TPP,力圖孤立中國;在政治上力挺日本、菲律賓等馬前卒與中國制造摩擦;在軍事上将F22、F35、薩德系統等先進裝備和精銳部隊部署到亞太,并頻頻與日本、韓國、菲律賓等國舉行軍演......

  相對于美國曾經的三個對手——德國、日本、蘇聯,三國的工業巅峰實力也就隻有美國的70%,美國從來未面對過中國這樣的對手——兼具人口龐大、國土廣闊、教育發達、工業體系完備、文明底蘊深厚等特點于一身,确切地說,中國的工業潛力遠勝于美國!

  随着中國工業轉型升級,越來越多的高科技産品會被做成“白菜價”,中國“發達國家粉碎機”的稱謂将實至名歸,美國高端制造業的造血能力會日益貧乏。

  而“一帶一路”和人民币國際化,則直指美國的政治影響力和美元霸權——實事求是地說,中國工業轉型升級、一帶一路和人民币國際化完全瞄準了美國的軟肋,一旦美國的政治影響力被削弱、高端制造業被中國沖擊、美元霸權被人民币國際化影響,美國軍事力量全球回縮将不可避免。而中國完全沒有必要與美國争一時之長短,隻需發展工業,苦練内功,就有不戰而屈人之兵,将美國勢力逐出亞太的可能性。

  如果一個國家大搞“去工業化”,大力發展金融服務業,則完全是自廢武功——當年南非的工業不可謂不強,不僅一隻腳跨進核門檻,還能生産号角mk2坦克、蜜獾戰車、石茶隼、G5等先進裝備,但在曼德拉上台後,遵循西方的價值觀,自覺或不自覺的“去工業化”,使南非從發達國家淪落為發展中國家。

  而蘇聯的教訓則更為深刻,蘇聯解體後,原本完備的工業體系支離破碎,在解體後的二十多年裡,俄羅斯已從昔日蘇聯時期的工業帝國,淪落為以出售石油、天然氣和蘇聯時期遺留的家底為生的資源型國家,被譽為“擁有核武的沙特”,即便是烏克蘭、叙利亞這種低烈度的沖突,俄羅斯的幹涉和介入不僅造成了本國經濟的嚴重内傷,實際幹涉、介入能力相較于蘇聯時期可謂天上地下。

  縱覽列強興衰成敗,可謂成于工業化,敗于“去工業化”。前車之鑒,後事之師,希望國人引以為鑒,堅定工業化道路不動搖!

文章關鍵字:

在線
客服

在線客服服務時間:8:00-17:00

客服
熱線

024-83959308
網站服務熱線

生意
名片

微營銷
擁有自己的手機名片